• <div id="24sas"></div>
  • 哭腔

    每天一個鬼故事
    哭腔作者:龍信更新時間:2015-01-07 18:15:22字數:2765

    城市邊緣的二層樓閣,孤零零的矗立在那里,雜亂而破舊,也許是許久都沒有人在這住的原因吧,不少的藤蔓已經長到了房頂,遠遠的只聽見那座房子里傳出了刺耳的聲音,極其的難聽,類似殺豬的嚎叫,時而停頓,時而哽咽。

    在這耕種的居民們早已經把這片地荒廢掉,哪怕是回家也要避開這里,因為他們都清楚,一旦聽到這種聲音不好的事情就會接踵而來,也許是對那聲音的恐懼。

    又是一次長而尖銳的叫聲,刺破耳膜的那種疼痛,林子里的鳥突然飛走了,死水無風的狀態也泛起了波紋,是的,歸根結底都是那該死的聲音。

    這棟房子并不是沒有人住,而是這棟房子里的人根本失去了生活中最根本的意義。沒有任何理由再生活下去。

    二樓的陽臺上,一個年紀輕輕的男孩兒坐在木桌邊上,他叫羅凱,拿著一支筆在日記本上寫著,紙簍里已經塞了許多撕掉帶有筆記的紙張,羅凱深情煩躁,不知該如何下筆,如果說到這里大家以為他寫的是日記那就錯了,他寫的根本不是日記,而是一封遺書,根本不知道留給誰看的遺書,在他的腦海中,唯一想做的就是把這件事的原委訴說出來。紛亂的心情使得他不知道該如何下筆。

    羅凱的筆記中提到,兩年前羅凱和母親還有自己的妹妹小松搬進了這里,在羅凱寫這封遺書的時候他時不時的向后看了看床上的妹妹,羅凱惡狠狠的盯著她看,只見小宋眼球之上的瞳孔只有豆粒大小,年僅三歲半的她長得甚是可怖,稀疏的頭發,大大的腦瓜之上暴漏著青色的血管,她的鼻腔,鼻子,和嘴,合二為一的生的一個大洞。

    是這樣的,小松天生是一個怪胎,不過這不怨她,全是那個該死的男人。羅凱想到這手指用力的捏著筆尖發抖,那個男人不是別人,正是小松的生父,而更為離譜的是他是羅凱的親舅舅。天殺的他就在四年以前侮辱了羅凱的母親,他們是親兄妹啊!

    為什么要做這種孽?羅凱看看桌子旁邊的水杯,羅凱知道這是妹妹,平靜的桌面上水杯里的水蕩漾起了波紋,那是什么?是小松的嚎叫聲,哭聲!

    從她下生起就不該來到這個世界上,羅凱拿起紙簍里的紙奮力的丟在小松的頭上,小松掙脫開來坐了起來,惡狠狠發了瘋似得朝羅凱這邊嘶吼。

    窗簾飛了起來,那只玻璃杯開始出現了細細的裂紋,是這樣的,那是小松歇斯底里發出的聲音,她的聲音已經有了一定的破壞力。

    這時的羅凱只感覺耳朵眼兩邊有種熱熱的感覺,羅凱用雙手去摸了摸,是血!

    羅凱的耳朵被小松的哭腔弄出了血!因為羅凱早在半年以前就聽不到任何聲音了。

    羅凱不再去理會她,因為這時候的自己唯一想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把整個事情寫出來。

    那時候他清晰的記得,那個畜生猥褻母親的一一片段,羅凱用木棍企圖阻止他,沒成想被他強壯的舅舅所制止,反而被舅舅拉去角落一頓毒打,最后將其母子二人捆綁起來。

    那時候羅凱也只有十四五歲,母親本是離異,本來去舅舅家那里安頓,沒成想舅舅做出這種喪盡天良的事情。

    從此以后母親的情緒直線低落,不到一年就生下了小松,羅凱拉著自己的母親幾度要逃跑都被舅舅追了回去,當最后這次成功的時候,羅凱帶著母親兩人逃跑,可是母親終究還是沒有放棄這個怪胎,羅凱恨她,若不是自己的母親精神受到創傷,自己說什么也不會同意的。

    不過這次舅舅再也沒來找過他們,因為從一出世的時候小松就一直不斷的哭。

    舅舅幾次要把她扔掉,可是無論丟在哪里,小松的母親都會去尋找回來。

    這次可能是正合他的意吧,扔掉了這個麻煩。

    無論什么時候,母親都會照顧小松,可是那個地獄來的惡魔早已經把母親折磨的不成人形,母親早已失聰,一天一天的瘦下去,小松如若不吃她的奶就一直哭,最后將母親僅剩的那點精華都吸吮殆盡。

    一件突如其來的事情打斷了羅凱的筆,羅凱發現自己的日記本已經被泡在水里了,這到底是因為什么呢?

    羅凱轉頭看去那是玻璃杯的開裂,水流了出來。與此同時更為詫異的是,羅凱的肩膀上流了更多的血。

    羅凱將碎紙片塞進自己的耳朵里,不多時候羅凱只感覺自己的雙眼要飛出去的感覺,他心里知道這是妹妹的哭聲,那聲波很強如今沒有了耳膜,那聲波開始貫穿大腦直頂眼球。

    日記里不知道還有什么要補充的事情,好在濕掉的只是下面幾頁。

    “哭,叫你哭,你不是生來就知道哭么?今天我讓你清凈,以后再不會讓你亂叫了。媽媽是被你害死的,我今天就要給媽媽報仇,沒關系我反正也不想活著了,我陪你一起,讓這個世界都清凈下來吧!”

    小松開始掙脫著哭的更狠了,不過羅凱是根本聽不到的。那張似嘴非嘴的發聲器官,能明顯看到喉嚨中兩片紅肉高頻率的抖動。

    家中的鏡子再一次開始碎裂,在那原本就不完整的鏡子上再次開出細紋。

    羅凱發了瘋似得拿著枕頭壓在小松的頭上。

    不多時二人都開始平靜下來,羅凱再次走到桌邊。

    羅凱笑笑說:“畢竟你是我妹妹,我答應媽媽要照顧你,不過我根本做不到,我還是送你過去讓媽媽照看吧,我也過去。有時候我恨你,是你奪走了媽媽的生命,但是我又不能全怪你,是那個該死的舅舅你的生父他造就的你,近親結婚已經是容易出現弊端的了,而親兄妹……。好吧!下次投胎托到個好人家。”

    羅凱最后在日記本上補充了幾句,寫下了日期。然后走向后院的土包,那是埋葬母親的墳墓,羅凱清晰的記得,神情焦慮的母親一直在照料小松的情節。而母親就是賭上自己最后的生命來盡自己作為母親的最大義務。

    羅凱在母親的墳前插上一枝花,然后在附近挖了起來,這是留給自己和妹妹的。

    差不多完活了,羅凱抬頭看看二樓,凝望了一會,步伐堅定的走向二樓。

    “妹妹!不要怪我!哥哥送你走!去找媽媽!”

    羅凱拎著丑陋的小松,小松的喉嚨里開始發出好覺般的哭聲,已經不能夠用刺耳來形容了,方圓一千米左右的地方到處回應著這種聲音。

    羅凱拿起一把剪刀還有寫日記那支筆。拎著小松來到了后院。

    那張丑陋的大腦袋,血管青筋暴漏,顯然是拼盡全力的嚎叫。

    羅凱嘴一歪:“好吧,好吧,我看你也再哭不多大會兒了!”

    他們來到坑邊,小松的眼白似乎是迸發出來的那種感覺。羅凱心一橫說:“對不起了,要怪就怪你自己這地獄般的哭聲!”

    羅凱用剪刀直插進那惡魔般的孔洞之中,一股子黑血惡臭竄了起來。空中開始滴下幾滴雨點,那聲音立刻小了很多,只留下微微的聲音飄蕩在空中。

    羅凱淡淡的仰望天空,將近四年了,四年啊,終于可以平靜了。

    羅凱意識到小松還沒死透,拿起那支筆又插了進去,這終于平靜了。

    小松的眼睛緩緩閉合,再發不出任何聲音。

    羅凱從那孔洞中拔出筆和剪子,這是他見小松最乖的一次了。也是看見小松羅凱第一次露出笑容,那雙邪惡的眼睛閉合住。

    就在羅凱要將小松抱起丟入坑中的時候,小松的眼睛突然睜開,緊緊抓住羅凱的衣領,那張地獄的孔洞發出了難以抗拒的聲音。

    羅凱只感覺自己的腦袋漲的生疼,“砰”一聲,漫天的血霧及碎肉飛濺一地。羅凱的腦袋爆了。

    羅凱的下半身栽倒在坑中。

    然而那歇斯底里哭的腔調繼續響徹云霄……

    作者寄語:2015龍信回歸,希望大家繼續支持,不原創,不故事,不好看,你來罵!

    作者:龍信

    加入書架每天一個鬼故事目錄下一章 >>毒女傳說

    • 小幸運8626說:
      結局不好呀2018-10-25 10:38

    • 124.128.208.*說:
      作者啊我都被你帶的邪惡啦2018-06-17 15:52龍信 回復 124.128.208.* :哈哈
      2018-06-17 17:04

    • 61.191.252.*說:
      不好看2018-05-10 15:57

    • 龍信說:
      末日生存類小說 《尸潮入侵》!你們的老朋友,龍信!等待您的翻閱,絕對真實,全新情結,絕非升級打怪原始套路。2018-05-06 11:08

    • 222.133.81.*說:
      惡心小松鄙視2018-04-21 15:17

    • 1.70.31.*說:
      一晚,總結感覺左邊有一個娃娃的眼流著血!2018-02-11 11:08龍信 回復 1.70.31.* :哈哈逗
      2018-02-11 21:42

    • 218.203.123.*說:
      現在聚會行2017-12-28 19:47

    • 龍信說:
      新書《尸潮入侵》,生化戰爭,生存本能 請您翻閱!2017-09-03 12:09

    • 203.152.92.*說:
      沒感覺2017-07-04 16:30

    • 110.53.82.*說:
      一點也不恐怖2017-01-24 17:09

    北京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