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iv id="24sas"></div>
  • 首页> 灵异> 夜半冥婚:鬼夫求放过> 第1章 活埋

    第1章 活埋

    作者:不哭的流浪鱼更新时间:2019-02-21 16:08字数:3624

    我从来没想到过有一天我竟然会沦落到被人活埋的地步,而活埋我的人竟然是疼我爱我的父母和那些平日里一副和善面孔的亲戚邻居。

    今天是我十九岁生日,我满心欢喜等着父母下班回来给?#22812;?#29983;日。七点左右我等来了他们,同时等来的还有那帮亲戚邻居,他们跟在我爸妈身后,冷眼看着我。

    我感觉到气氛?#34892;?#19981;对劲,往年过生日都是父母两个人陪我,现在却一下子连亲戚邻居都来了,可是我并没有多想。

    “爸妈,你回来了,我都快饿死了。”我上前挽住我妈的胳膊撒娇道:“妈,我想吃你的拿手菜,红烧肉。”

    我以为我妈会像平时一样笑着说马上去给我做饭菜,可是她却一反常态,冷冷抓住我挽她胳膊的手,这可把我吓得不轻。我妈平时对我都是很温和,从来没有发过脾气,现在却这么冷冰冰对我。

    “妈,你这是要干嘛?#20426;?#24403;我妈二话不说给身后的人使了个眼色,那些人上前两个人一左一右架住我胳膊时,我终于彻底慌了。

    “妈,你说话啊?#20426;?#25105;挣扎不开,看向老爸:“爸,爸,你们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20426;?/p>

    没人回答我,我被他们架着上了一辆破旧的面包车,上车后我爸开车,我妈坐在副驾驶位,我则被那些亲戚邻居们挤在后座中间,这情形像极了那些电视里新闻里的人贩子?#31456;舾九?#20799;童的时候,?#21892;?#20559;都是我认识的人。

    车子一路前行,?#23047;?#36234;偏僻,本来我?#19968;?#31639;处于市?#34892;模?#23478;境也不错,可现在看向窗外只能看到高山起伏,树林茂盛,鸟叫不绝。

    “书郎,我们这么做实在。。。。。。再怎么说,她毕竟也养在我们夫妻两身边十九年了,说没有一丝感情,也是不可能啊。”终于,我妈哽?#39318;?#25171;破了车里令人窒息的沉寂,然而她出口的话却让我心惊不已,养在身边十九年?我不是他们的女儿吗?为什么却要说是养在他们身边十九年?

    “闭嘴,你懂什么?妇人之仁。你难道要为了这个抱来的养不熟的女儿而不要我们的亲生儿子了吗?#20426;?#25105;爸?#21507;?#22320;说了我妈一顿,“我们熬这十九年到底为了什么?你可别关键时刻?#21482;?#20107;,不然有你好受!”

    我顿觉整个脑子?#39029;?#19968;团浆糊,我爸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抱来的女儿,亲生的儿子?这一切究竟怎么回事?

    难道。。。。。。这十九年来幸福美满的家,都是一场虚幻吗?我并非父母亲生,而父母也并非只有我一个孩子,他们有一个自己的亲生儿子,我只是一个外人?!

    “爸,妈!”我一时无法接受这么突如其来的打击,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挣脱了桎梏,扑上去抓着我妈的肩膀,哭得歇斯底里地大喊:“你们到底在说什么?什么抱来的女儿,什么亲生的儿子?难道我不是你们亲生女儿吗?不不不,你们骗我!”

    我妈看我这副几近崩溃的样子似乎?#34892;?#19981;忍心,刚想开口就被我爸?#32769;齲骸?#20320;们干什么吃的?还不快拉住。”

    我没想到我爸开口不是和我说这一切都是开玩笑的,这是一场恶作剧,也不是要和我解释一番,而是喊那些人将我控制住。

    那些人听我爸怒吼,赶紧扯住我的头发将我拉回去,我哭着挣扎却被其中一个人狠狠捆了一个巴掌,打得我眼冒金星,嘴角出血。

    不知过了多久,车子停了下来,我被他们粗鲁地拉下车,地上泥泞不堪,我一眼就看到不远处一座大坟,腿脚一软跌倒在地,泥水糊了满身。

    周围平坦开阔,荒凉无比,放眼望去就那么一座大坟,坟修饰得极好,水泥彻地,?#23376;?#22260;坟,坟前的墓碑密密麻麻刻着不少人名字,而我父母的名字赫然在列。

    我被他们拖拽着到了墓碑前,上面的?#29238;?#23383;刺得我眼睛生疼:尹长生之墓。

    尹长生,为什么我总觉得这个名字如此耳熟,好像在什么时候听到过?#20174;?#35760;不起来了。为什么父母要把我这么带到他的坟前?

    “来了。”自坟后突然冒出一个男人来,那人看上去大概四五十岁左右,浓眉大眼,穿着中山服,慢慢走过来上下打?#23380;?#25105;。

    “胡先生,我把她带来了,你看,我儿子的事。。。。。。”我爸赶紧凑上去试探着问那人,“还请胡先生尽快。。。。。。”

    被喊做胡先生的人收回打量我的目光,又走到坟前摸着墓碑,许久才说:“十九年前答应尹家的事,自然不会做甩手掌柜。嗯,那就先挖土开棺,今夜午时一到,将她推入?#23383;?#20877;封棺填土即可。”

    我整个人都愣住,将我推入棺材里再封棺材填土,那不就是要把我给活生生?#24179;?#26874;材里活埋吗?

    “不。”我不想死,我才十九岁,凭什么就这么要了我的命!还是我最亲的亲人要把我活生生埋葬,给这死了不知多少年的尹长生陪葬。

    然而凭我单薄之力根本无法抵抗,只能被压着在旁边眼睁睁看着那些人挖土,当露出棺材以后才停下来。因为那胡先生说必须要快到午时才可开棺,再推入封棺活埋。

    “不要,我不要被埋进棺材里,求你们放了我吧,求你们了!爸妈,我求你们了!”我哭得泣不成声,“我是你们的女儿啊,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要了我的命?爸妈,我怕,我才十九岁,我不想死。”

    “别怪我们,要怪就怪你命该如此。我让你死个明白吧,棺材里的那个人是我们的亲生儿?#21491;?#38271;生,他生下来便是极阴之名,能通阴阳,但阴有余而阳不足,注定活不过二十岁。果真二十岁那年生了怪病离?#28291;?#25105;们悲?#20174;?#32477;。”我妈狠心道来一切来龙去脉,让我死也死个明明白白,也不枉我当了他们十九年的闺女。

    “当时我们求到了胡先生,他告诉我们夫妻二人复活儿子的办法,那就是再找个极阴之命的女娃娃养到十九岁给儿子冥婚。”

    明白了一切后,愤怒绝望到了极点过后我反而冷静了不少,看着那张昔日温和的?#24120;?#20919;笑:“所以,我就是那个女娃娃?我活着只是你们救活儿子的工具!你们好狠的心哪,我情愿你们不曾做过我父?#31119;?#25105;宁愿不要你们这么狠心自私的父?#31119; ?/p>

    “现在不管你骂我们什么尽管骂着吧,这事我们筹划了二十年,事到如今是不会轻易放弃,就算我把你养出了感情来,为了我的儿子,我也不会回头。”我妈说完就转身问胡先生可以开棺了不,午时快到了。

    胡先生抬头望了一眼空中圆月,点头说:“可以开棺材了,此时是最佳时辰。”

    因为是为了开棺材将我?#24179;?#21435;活埋,所以那棺材不需要拖出来,而是那些人直接跳下坟坑里面去开棺,棺材看上去并不是普通的棺材,而是楠?#31455;?#26448;,棺材还刻了什么东西。

    这一刻对我来说是最难熬的,活了十九年,从来没想到有一天我会站在坟边眼睁睁看着别人挖土开棺准备把我活埋,还说这是结冥婚。

    他们从棺?#27597;?#19968;头使足了劲往另一头推去,推开的那一霎,若有似无地往外冒出几缕白烟,转瞬即逝。待到棺?#27597;?#20840;部推开后,我以为我会看到黄土或者是白骨,可是我却看到棺材里面完好地躺着一个年轻男子,剑眉星目,俊俏如玉,静静地睡在棺材里,睡姿也很好看。

    一个死了二十年的人,竟然没有腐烂成泥,还如生前般,而且身旁还放了很多认都认不全的东西,像是陪葬品之类的,实在是太诡异了。

    “胡先生,现在就只需要把她推下去就可以了吗?#20426;?#29238;母看着棺材里他们的亲生儿子,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

    胡先生赶紧推开他们:“不要在棺材旁哭,不然眼泪掉进棺材就会诈尸。”说完又?#24895;?#21035;的不相关的人背过身去,又对我父母说:?#29100;?#36825;样?#24179;?#21435;当然不行了,得完成了冥婚仪式才有用。”

    “那冥婚仪式是什么样的?胡先生赶紧吧。”

    看着父母焦急的模样,我只觉得讽刺,十九年了,我一直以为他们是我的亲生父?#31119;?#19968;直活在他们给我制造的幸福里面,终于在今夜这份虚幻的幸福破碎,他们只想要我的命来让棺材里那个死人复活。

    我被胡先生抓住左手中?#31119;?#20182;不知哪来的银针迅速刺破我的指尖,我只觉一阵刺痛,血珠冒出来不少,又被胡先生拽着到棺材旁边,他抓起那死人的右手中指故技重施,最后将我们俩?#25226;?#29664;的指尖并在一起。

    我感觉我的血珠和那死人的血珠好像彼此吸收融合到了一起,一股阴冷之气围绕着我,恍惚中听见一声亲昵呼?#21073;?#26377;好听的男声在喊我的名字:尹素。

    谁在叫我?为什么我感觉很久以前也被这个声音喊过名字?为什么这么耳熟呢?

    砰!正在?#39029;?#31070;之?#26102;?#19968;股大力推了一下?#36234;?#26874;材里去,同棺材里的那死人来了个亲密接触,我?#21040;?#19981;好,翻了个身就看到胡先生和我父母已经站到一边去了,胡先生?#24895;?#37027;些挖土开棺的人准备封棺埋土。

    “不!”看着棺?#27597;?#22312;我眼皮底下缓缓合起来,我叫的绝望又害怕,手脚并用就要去推那棺材,可我一弱女子又才只十九岁,使不上力气,没一会儿眼前就黑漆漆一片。

    “爸妈,不要,放过我吧。”我拍着棺材不死心地求救,那是我喊了十九年的父母啊,为什么要如此狠心。

    棺材里黑漆漆一片,而?#19968;?#24456;阴冷,那冷直入骨髓,冷得我牙齿打颤,旁边还躺着一具活生生似的尸体。我一个女孩子,以前看个鬼片都怕好几天,此时?#19997;?#24590;么可能不害怕。

    可是,没有人愿意放过我,我只不过是有价值的工具,于父母来说,我的价值也不过是为了能够复活他们的亲生儿子。

    都怪这棺材里的死人,都怪他,为什么他要是父母的亲生儿子,为什么不是我是亲生的?为什么他死了这么多年还要我来牺牲?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

    “啊!都怪你,都怪你!”我歇斯底里地?#21453;蜃排?#36793;躺着的那具死尸,人在绝望到极点以后便顾不上害怕了,我用尽全力将心里的愤怒委屈发泄在死尸身上。

    谁来救救我,谁来救救我,我还这么年轻,我不想死,不想死得这么不甘心!

    我正疯了似的?#21453;?#30528;死尸,那直入骨髓里的冷越来越清晰,我的意识也慢慢消散。

    “打累了吗?#20426;?#20495;地,那之前喊过我名字的男声?#31378;?#36215;,就像是在我身边在我耳边对我说话,我又惊又怕之下彻底昏死过去。

    书评(0)

    1/500发表

      北京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