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iv id="24sas"></div>
  • 首页> 现言> 密爱狂妻:老公,别装纯> 车祸而失忆

    车祸而失忆

    作者:桃花谣更新时间:2019-02-21 10:03字数:3248

    奚清杨看着奚婉怡错愕的表情,脸上除了凶狠,更是露出了的志在必得的得意。

    眼看着奚清杨手中的匕首要落在了奚婉怡的身上,忽然之前站在一旁的保镖,冲了上来。一把打掉奚清杨手中的匕首,匕首紧贴着奚婉怡的脸颊滑落。叮地一声,掉在了地上。

    奚婉怡这才从震撼中回过神,脚一软跪坐到了地上。

    奚清杨根本没有想到,眼看着自己就要得手,却被人硬生生地打断。怒瞪着眼睛,看着保镖,想也没想,抬?#24535;?#20687;扇过去。

    却被保镖再次制住:“小姐,这里是医院,还请你自重!”

    奚清杨挣脱了几次,都没有把自己的手挣脱出来,怒道着:“你放手!你以为你是谁啊?你凭什么管我的事情!”

    保镖冷着脸,送开了牵制着奚清杨的手,再次重申了一边:“请你自重,这里是医院,郝先生还要休息。”

    奚清杨收回自己的手,揉着已经发青的手腕,重重地哼了一声,随后才看着跌坐在地上的奚婉怡:“奚婉怡,算你这次走运,不知道你下一次还会不会有这么好的运气!”

    说完,弯腰捡起地上的匕首,离开了医院。

    奚婉怡坐在地上,额头和后背上全都是冷汗。还没有从刚才的震惊中回过神。

    病房里的呼叫器突然响了起来,随后一群医护人员?#21040;?#20102;郝中天的病房。

    奚婉怡此?#26691;?#39038;不得自己,撑着身子站了起来,走到病房门口,看着一群医护人员围着病床,根本看不到里面的情况。

    奚婉怡推门走了进去,主?#25105;?#29983;听到声音,回过头发现时奚婉怡,从着她轻轻点头,把手里的听诊器收好,:“奚小姐,郝先生已经醒了。”

    奚婉怡此?#26691;?#32463;听不到自己的心跳声,眼里全部都是躺在病床上面的那个人。

    郝中天顺着一声的视线看向奚婉怡,皱起了眉头。

    医生再次给郝中天做了检查,冲着奚婉怡笑了一下:“郝先生现在已经醒了,不过还要在医院多观察一段时间。”

    奚婉怡这才觉得自己的心脏又回到了原位,走到病床边看着郝中天:“你觉得怎么样?”

    郝中天皱着眉头,看着眼前陌生的人,冷声地开口:“你是谁?我怎么在这?”

    不只是奚婉怡,站在一旁的医生也跟着愣住了。难不成?

    奚婉怡僵在了原地,医生没有多做停留,立刻给郝中天做了一个脑电波。

    郝中天看着房间里进进出出的人,眉头皱的更紧了:“请你们出去,我想要安静!”

    医生刚拿着结果走进来,就听到郝中天的的话,立刻?#34892;?#36827;退两难。

    奚婉怡这是也回过神,定了定心思,转身冲着医生说:“医生,我们出来说吧,让他好好休息。”

    医生跟着奚婉怡走出病房,回手轻轻关上房门,看着奚婉怡欲言又止。

    奚婉怡看着医生沉重的表情,深吸了一口气:“医生,有什么情况你说吧。”

    “脑电图显示,郝先生由于车祸,导致后脑勺有淤血堵塞了神经,所以他忘了之前发生的一些事。现在人虽然醒了过来,但是,至于失忆……”医生的话,没有说完,重重地叹口气,拍了拍奚婉怡的肩膀没接着说:“这种短暂性失忆,除非病人?#38498;?#30340;淤血消散,不然病人可能……”

    奚婉怡撑着身子,?#34892;?#34394;弱地笑了一下:“我明白,辛苦了。”

    医生离开之后,奚婉婷站在病房门口,迟迟不肯进去。

    不是她不想进去,而是不?#21307;?#21435;。她怕进去?#38498;螅?#27809;有办法面对已经失忆的郝中天。

    站在一旁的保镖听到了医生的话,看着奚婉怡的表情,犹豫了一下,开了口:“奚小姐,郝先生现在恐怕是需要你的。”

    奚婉怡猛地抬头,看着站在一旁的保镖,直直地望进他的眼?#20303;?#26159;啊,现在这种时候,恐怕正是需要自己的时候。

    奚婉怡不再犹豫,对着保镖重重点了头,推开门走进了病房。

    郝中天看着再次进来的奚婉怡,冷声道:“小姐,请你出去!”

    奚婉怡撑起笑容,走进郝中天:“郝中天,你真的不记得了么?你是因为我才出的车祸。”

    郝中天此刻脑袋胀痛,根本不想听她说这些有的没的,:“请你出去!”

    奚婉怡脸上苦涩的笑意,最终还是为装不下去了,疾步走到病床前,看着他:“郝中天,难道你就真的这样忘记我了么?”

    郝中天心中划过一丝奇怪的感觉,对着奚婉怡没有说什么,但是却闭上?#25628;?#30555;,转过头,不在理会她。

    奚婉怡苦笑,自己怎么就那么吃力不讨好?!他明明都已经忘记自己了,自己竟然还在奢望这一切都是假象。

    奚婉怡深深地望着郝中天,就在郝中天耐心快要用光的时候,奚婉怡转身离开了病房。

    郝中天睁开眼睛,看着奚婉怡离开的背影,皱着眉头,让人猜不透他此时的真正想法。

    奚婉怡离开医院后,独自走在街上,就连老天都不作美,阴暗的天空,竟然飘起了丝?#32943;?#38632;。

    奚婉怡失魂落魄走在街上,任由雨水落在自己的身上,一滴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滑落脸颊。终于再也支撑不住,抱着身子缓缓顿了下来,紧紧抱着自己,?#32431;?#20102;出来。

    路上行走匆忙的人,也只是诧异地望了一眼她,便匆匆离开了。

    他怎么会忘了自己,你怎?#32431;?#20197;忘了我!那我们之前的过往,是不是都不复存在了?!

    雨渐渐大了起来,奚婉怡感受着冷风?#21040;?#39592;肉的寒意,擦了擦脸上的混着泪水的雨水,站起身走进了旁边的一家咖啡厅里。

    奚婉怡独自坐在角落里,双手捧着一杯咖啡。看着咖啡晕开的褐色,想到了之前和郝中天发生的一?#23567;?/p>

    两个人第一次见面是在酒店,自己当时为了救弟弟,原本是要被迫献身与那个肥肉大耳的陈先生,可谁知道竟然会走错房间。

    然后自己竟然阴差阳错的和郝中天发生了关系,自己的女儿身也给了郝中天。后来奚清扬竟然想取代自己。接着当母?#23383;?#36947;自己走错房间后,竟然亲手将自己送给了郝中天,并且签下了契约。想到这里,奚婉怡勾起嘴?#29301;?#30524;泪再次滑落,如断了线的珍珠。

    郝中天,你混蛋!为什么现在会不记得我了?你真的就这么忘记了之前所发生的一起么?奚婉怡在心里默默的骂着。自己和郝中天的过去,有甜蜜也有伤心,可现在一切都即将成为过眼云烟。

    奚婉怡回过神,抬手擦掉泪水,轻轻的吐了一口气,心中安慰着自己,郝中天失忆了,那那份契约他也就不记得了,自己应该是解脱了,应该是开心的,可是自己为什么却怎么也开心不起来?

    心里还淡淡的?#34892;?#22833;落,奚婉怡猛地回过神,难道自己?#19981;?#19978;郝中天了?不不不,不可能,自己怎?#32431;?#33021;会?#19981;?#19978;郝中天呢,一定是自己想多了,奚婉怡想着摇了摇头。

    医院里,郝中天躺在病床上,皱着眉头看着影,冷声地开口:“我昏迷了多久?这短时间公司怎么样了?”

    影如一的回答,郝中天的眉头没有解开,?#21561;?#26159;皱的更甚。

    为什么自己昏迷中,公司是由奚婉怡代理?奚婉怡是谁?

    “把公司应?#20040;?#29702;的事情,带过来这里。”

    影看着郝中天错愕了片刻,随后点了点头,打开了放在床头上的保温瓶。

    郝中天看着影的动作,一股熟悉的味道,扑鼻而来:“这是什么?”

    影盛出里面依旧微热的鸡汤,递到郝中天手中,才解释道:“这是夫人为您熬得鸡汤,夫人知道您醒了,特地带过来的。”

    郝中天皱了皱眉头,看向影,“哪来的夫人?影你脑子是不是混乱了!”

    影听到这话,吃惊的看着郝中天,“BOSS,您忘了吗,奚婉怡小姐就是您的夫人啊?”

    奚婉怡!再次听到这个名字,郝中天的脑袋忽然抽痛了一下。自己真的认识这个人吗,为什么听到她的名字自己心里会痛呢?似乎自己和她有很深的渊源。

    郝中天强行压下心里的感觉,冷冷的看了一眼影,“什么奚婉怡,你记错了吧,这个人我人都不认识。”

    恰好奚婉怡走到门口,听到这话,心里感觉更加难受,她敲了敲门,听到里面的请进之后,才推门进去。

    影看到奚婉怡进来,恭敬的叫了声“夫人,”然后就站到一旁。

    “影,你出来一下。”奚婉怡看也不看郝中天,径直对影说。

    影看了一眼郝中天,见他没?#20174;Γ?#20197;为是默认了,就跟着奚婉怡出去了。

    走廊里,奚婉怡背对着影,看着窗户外面依旧淋漓的小雨,苦笑着开口:“你家BOSS失忆了,忘记了我和他之间的事,所以……?#38498;?#19981;要再叫我夫人了。”

    影看着全身湿透的奚婉怡,还有她的话,僵在了原地。

    BOSS出车祸这已经不是秘密了,本想着他醒了,事情就能恢复到正轨,但是现在,BOSS却失忆了?!

    奚婉怡没有理会影错愕的表情,接着说道:“医生说是因为郝中天由于车祸,导致后脑勺的淤血堵住了神经,所以短暂性的失去记忆,但也有可能是永久性的。”

    影顿时明白了,“夫人的意思是如果BOSS大人?#38498;?#30340;淤血消散了的话那么就有可能恢复记忆?”

    摇摇头,叹了口气,感情的世界真复杂。打了个电话让人将郝中天的工作搬到医院来,影才重新推门进去。

    “BOSS大人,您真的不记得夫人了吗?”影不太相信的问,毕竟自家BOSS为奚婉怡做了那么多事,要说不?#19981;?#19981;在意夫人那绝对是不可能的。

    书评(0)

    1/500发表

      北京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