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iv id="24sas"></div>
  • 首页> 古言> 倾城一笑只为君> 第十二章 龙阳之好

    第十二章 龙阳之好

    作者:苏玄机更新时间:2019-03-28 00:03字数:2022

    “这代价便是要求东越国割让十座城池,理亏在于他们,定不会有不同意的道理的。”

    卫煜简的一番话让一众人听得是心惊胆颤的,敢情他打的是这个主意,用一个没有什么用处的公主来换取十座城池,这一招可真是高明啊!无论如何,这总是东越国无理在先,他除了闷头答应之外,还能如何。

    听了他的话,底下的大臣随声的附和着,“摄政王这一招可真是高啊,这下子东越也只能吃?#33487;?#20010;闷亏了。”

    “是啊是啊,摄政王这一招可真是高明不已,臣等真是望尘莫?#21834;!?/p>

    ……

    卫煜简并未理会他们,而是将视线看向了上首的卫潇延,他肃然说道:“皇上意下如何?”

    坐在上首的卫潇延打着哈欠,猛然听见卫煜简问他,他忙坐正身子,睡眼惺忪的说道:“此事皇叔做主便是,朕一切都听皇叔的,这婚约一事尚早,且暂时先搁置一番吧!”

    “皇上所言甚是!” 听到了卫潇延肯定的回答,他淡淡的应着,想来是柳?#29992;?#24050;经提前跟卫潇延沟通好了。这样想着,他的视线微微看向了对面的柳?#29992;?#37027;?#33487;?#24736;闲的坐在椅子上,赖以闲暇的望着?#32422;海?#36824;举起?#32422;?#25163;中的酒杯放在唇边轻轻的饮着。

    卫煜简无语的扭过头去,既?#25442;?#24093;都已经开了口,那这件事便已经这样决定了,那姜梓妤的下落也不会有人去关心了。想起了姜梓妤,他的唇角忍不住再一次的勾起。

    既然逃亲一事已然有了解决的办法,众人的视线全部堆向了卫煜简,大家都十分的好奇他身后的那个少年究竟是谁。众人都在思考着,若是卫煜简当真是?#19981;?#30007;子,那?#32422;?#21487;要好生的护着?#32422;海?#33707;要在某一日被他看中了抢回了府中,届时可是入了老虎窝啊!

    当日卫煜简当着万千将士的面公然的说出了那样的一句话,如何让人不产生遐想?

    在众大臣的提议下,卫潇延身后的内侍微微弯下身子靠近了他,小心翼翼的提醒着他。闻言,原本十分想睡觉的卫潇延顿时便来了精神,目光锁定在了姜梓妤的身上。

    原本觉得甚是无聊的姜梓妤忽然察觉到有无数到炽热的目光在盯着?#32422;海?#22905;微微抬起头来,这次发现这并不是?#32422;?#30340;错觉,而是当真是许多人在看着?#32422;骸?/p>

    ?#24213;?#30340;咽了一口口水,双手不停的?#39318;拋约?#30340;衣袖,看得出来,她十分的紧张。

    卫潇延笑眯眯的看着姜梓妤,但话却是对着卫煜简说出来的,“皇叔如今的年岁也不小了,朕思虑良久,还是决定要先为皇叔选个皇婶。只是不知道皇叔您究竟?#19981;?#30340;是何样的女子,跟朕说说,朕也好下旨在全国选人啊!”

    此时的卫潇延摆出十分老成的模样,看样子也是为了卫煜简的事情操碎了心。

    卫煜简这样精明的一个人,如何会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眼中带着?#22478;?#30340;笑意,只是那笑意却看起来?#34892;?#28165;冷。“皇?#20808;?#29702;万机,臣的婚事暂且无须考虑,更何况……”他?#24213;?#29467;地将视线在众人的脸上扫了一圈,直到看见他们脸上的惊恐之色才满意的勾起了唇角。

    “更何况,臣?#19981;?#30340;也不是女子!”

    一句话引起众人的喧哗大论,个个脸上的表情都是十分的精彩,忙的缩住了?#32422;?#30340;脑袋,生怕?#32422;?#19968;个不小心会入了卫煜简的眼。

    站在他身后的姜梓妤却是皱起了眉头,这该怎么办,?#32422;?#34429;是个女子,但如今却是女扮男装,在众人的眼前还是个男子的装扮。如果哪一天,卫煜简兽 性大发,再一次将那个啥该怎么办?

    可是转念一想,这似乎?#34892;?#19981;对劲啊,既然他?#19981;?#30340;男子,那为何那一晚会与?#32422;?#20113;雨?难不成……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她猛地捂住了?#32422;?#30340;嘴?#20572;?#19981;让?#32422;?#21457;出吃惊的声音来。

    一场宴会就这样在众人的提心吊胆下草草结束,谁也不敢再次招惹卫煜简。只是从这一晚之后,卫煜简有龙阳之好的消息却是迅速的传遍了所有的地方。

    宴席结束,卫煜简忍不住多喝了几杯,走在路上都?#34892;?#26197;乎乎的,脚步?#34892;怎摹?#35265;状,身边的人想要去搀扶着他,却被韩宗先一步的拦了下来。

    用眼神示意着姜梓妤,姜梓妤睁着一双大眼睛看着韩宗,无辜的问道:“我来吗?”

    韩宗挑眉看着她问道:“你?#30340;兀?#20320;都是王爷亲口承认的人了,这些事还要我们这些人来做吗?”

    姜梓妤咂咂嘴,无奈的摇着脑袋将卫煜简的一只手放在?#32422;?#30340;肩膀上,用?#32422;?#30340;身躯扛着卫煜简上了马车。费尽极大力气的将他丢进了马车,擦了擦汗,随意的将卫煜简放在了软卧上,?#32422;?#22352;在一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站在马车外的侍卫亲眼瞧着姜梓妤这样不客气的模样,心里?#34892;?#25285;心,小心翼翼的问道:“韩大人,这样对待王爷,他真的不会生气吗?”

    韩宗并未放在心上,翻身?#19979;恚?#35299;释道:“放心吧,就算是有事也不会怪罪到你的头上。”

    ……

    翌日清晨,刺眼的阳光打在了卫煜简的身上,他一觉醒来,房中空无一人。他的眉头紧锁了起来,嗓子?#34892;?#24178;疼,脑袋?#20808;?#26159;一阵钻心的疼,伸出手去触碰,明显的能察觉到上面长了一个?#21738;?#22218;的大包。

    下意识的出声喊了几声姜钰,但却一直没有看见姜钰的身影走进来,反而是看见了韩宗的身?#21834;?/p>

    看着韩宗,他摸着?#32422;?#30340;脑袋,皱起了眉头问道:“我脑袋上这是则呢回事?”

    韩宗?#24213;?#21693;了一口口水,他的?#25104;下?#20986;了迟疑的表情,似乎是?#34892;?#19981;敢说话。

    他欲言又止的模样让卫煜简深吸了一口气,眸中开始泛着冷光。韩宗猛地吐出了一口浊气,小心翼翼的说道:“王爷,您,您头上的包是,是……”

    “哎?#27425;梗 ?#38889;宗的话还没说完,就看见门口有个人圆润的滚了进来。

    书评(0)

    1/500发表

      北京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