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iv id="24sas"></div>
  • 第十一章 宴席交谈

    作者:苏玄机更新时间:2019-03-28 00:02字数:2041

    猛然间,他的脑海里忽然闪过一个邪恶的念头,如果自己此刻对她做些什么,她是不是也不知道?

    这样想着,他轻手轻脚的凑了过去,望着她那清丽的面容,飞快的在她那柳叶眉间落下一吻。

    动作如行云流水一般,并未惊醒她,落下?#22478;?#19968;吻,继而将自己身体迅速的收回,?#33487;?#30340;坐好,仿佛方才的那个举动并未发生。

    一路相安无事,马车在?#39134;?#34892;了两日,终于在第三天的傍晚时分赶到了皇宫。卫煜简平安的回到了祁天国的国都淮阳,待他赶到的时候,小皇帝卫潇延早已经得到了消息,率领着众?#24049;?#22312;皇城外。

    卫潇延站在了城墙之上,?#23545;?#22320;便瞧见了卫煜简的马车,在这条?#20540;?#19978;显得尤为的引人注目。六匹油光水滑的枣骝马迈着优雅的步子,稳稳的拉着马车,驶过人如潮水的大街。

    在金黄色的阳光下,青石板上悠悠的掠过一辆马车的倒影,马车四周尽是昂贵精美的丝绸所装裹,窗牖被一帘青紫色的绉?#20945;?#25377;,里面的情景外人无法一探究竟。

    原本卫煜简的马车是一辆普通无奇的马车,就在进入了淮阳城后他便吩咐换了一辆马车,这招摇过市的让姜梓妤是忍不住的咂舌。真没想到卫煜简竟然是这样一个拉风的人,真是极尽奢华啊!果真是传闻不如一见啊!

    “噔噔噔!”一阵的马车声在青石板上发出了声音,最终在众人的注视之下在皇城门口缓缓的停下,姜梓妤率先的从马车里面钻了出来。

    姜梓妤出来的一瞬间,众人哗然,原来这传闻是真的,卫煜简当真是?#19981;?#19968;个男人,向来不近女色的他此刻竟然从马车中钻出了一个男人。

    仔细看去,那男人?#35013;?#20928;净的,看样子容?#30495;?#22909;。不顾众人的眼光,姜梓妤下了马车,顺从的掀开马车的帘子,让卫煜简从里面出来。

    微微探出头来,缓缓的从马车中下来,还不等卫煜简说些什么,卫潇延忙上?#30333;?#20102;几步,略带着严肃的说道:“皇叔,您一路辛苦了,朕已然为您备下了酒宴,只等着皇叔您入座了。”

    在众人的面前,小皇帝可谓是给足了卫煜简的面子,一个皇帝当着众多百姓的面竟然对卫煜简如此恭敬,这若是之前,定然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但如今在祁天国,这样的情况却是可以理解,毕竟卫煜简的名声已经是全城皆知,没有人见到他不是俯首称臣。

    虽然这番话是对卫煜简说的,但卫潇延的视线自始至终都徘徊在姜梓妤的脸上,总觉得?#34892;?#24618;异。

    察觉到了卫潇延的目光,卫煜简不动声色的拦在了她的身前挡住了卫潇延的视线,他的脸上带着?#22478;?#30340;笑意,微微作揖道:“皇上严重了!”

    见状,卫潇延也不自讨没趣,他连忙请卫煜简进去。走了没几步,卫煜简忽然回头,对着一?#22791;?#22312;身后的姜梓妤轻声说道:“跟着我莫要说话,否则的话,你的小命能不能保住,本王可不能保证。”

    闻言,姜梓妤慌忙的捂住自己的嘴?#20572;?#23567;心翼翼的低着脑袋看着地板走路,就连呼吸声都放?#30473;?#36731;。

    卫潇延率先落座,待众人都已经坐好之后他才缓缓开口,视线在下面打量了一圈,下面坐着的都是祁天国的重臣。清了清嗓子,努力的摆出一个皇帝的架子来,“今日是皇叔视察军营平安归来的日子,这些日子皇叔替朕视察军情也是辛苦了,在这里,朕代替那些将士们敬皇叔一杯!”

    卫煜简轻笑了一声,暗道自己的小侄子已经长大了,他坐在那里举起杯子,并?#20945;酒?#26469;,轻声道:“皇上严重了,微臣做的这些都是本职之事。”说着他将自己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酒杯还未放下去,就听得人群中有人开口,“皇上,摄政王,这东越国的和亲公主已经在半路?#27833;眩?#36825;对于咱们祁天国?#27492;?#21487;是奇耻大辱啊,他东越国本就是一个战败之国,竟然敢如此不尊重咱们,这口气可不能就这样忍了啊!”

    “是啊是啊,东越国这样做,分明就是未将我们祁天国放在眼里,未将皇上与摄政王放在眼?#23567;?#36825;样的奇耻大辱,如何能忍?”

    ……

    一个人开了口,其余的人纷纷附和着,明显就是看热闹不嫌事大。一直躲在卫煜简身后的姜梓妤忍不住在心底吐了吐舌头,?#20945;?#33258;己如今已经是背靠着卫煜简这?#20040;?#26641;,他能容忍自?#28023;?#23558;自己收下,由此看来,自己便不会?#34892;?#21629;之忧,只要是抱着卫煜简的大腿便好了。

    听?#20040;搜裕?#21355;煜简并?#27492;?#35805;,而是继续盯着自己桌前的酒杯,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

    下面的一群人?#36710;?#26159;不可开交,卫潇延?#34892;?#22836;痛,这和亲一事他原本是不同意的,自己也才这样小。只不过这件事情是卫煜简提出来的,他才不得已同意。如今出?#33487;?#26679;的事情,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将求助的眼神投向了卫煜简。

    接到了他的视线,卫煜简的唇角微微扬起,他忽然清了清嗓子,目光在那些争吵的面红耳赤的大臣的身上,缓缓的站了起来,颇有王者的风范。

    “依本王看来,且不论东越国究竟是出于何种的目的,如今的事情便是如?#35859;?#20915;这逃婚公主的事情,这人逃了也便逃了,左右也不过是来?#24618;?#19996;越国的目的。但东越国竟然出?#33487;?#26679;的纰漏,如今看来,只怕这个公主也是他们所遗弃的,既然如此,我们便有了文章可做。”

    且不论卫煜简说的如何的过分,但姜梓妤是东越国所遗弃的公主,这一点是事实。没有听见接下来卫煜简说了些什么,她一直垂着脑袋,就连嘴角也是没?#36763;?#27668;扬起。

    丝毫没有注意到姜梓妤的不对劲,卫煜简继续说着,“这公主逃便逃了,日后为皇上重新则一门亲事,只是这代价……”说着,卫煜简的脸?#19979;?#20986;一抹邪魅的笑容,看得让人忍不住心底一惊。

    书评(0)

    1/500发表

      北京十一选五走势图 码连码四七 极速飞艇开奖网 七星彩开奖现场新浪 安徽快三今日开奖结果 全球足球比分 58w二八杠 中彩网双色球综合走势图表 中国福利彩票3d图形 竞彩篮球让分胜负技巧 时时彩后三组三软件 江苏十一选五直三图 排列三跨度走势图专业版 黑龙江时时彩走视图 北京十一选五今天开奖结果 山东群英会任2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