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iv id="24sas"></div>
  • 鬼喝粥

    鬼姐姐鬼喝粥
    鬼喝粥作者:乄松更新時間:2018-09-15 19:50:00字數:2797

    老城的菜市場有個賣粥的老太婆,經常喝粥的人都叫她沈婆。沒有人知道她的攤位擺了多長時間,很多中年人都說是喝沈婆的粥長大的。

    沈婆每天早上五點起來擺攤,她總是準備兩鍋粥。一鍋大,一鍋小。她說大的是給人喝的,小的是給鬼喝的。

    有個經常在沈婆的攤位上喝粥的高中生,名字叫做張濤。這個張濤十分大膽,不相信這世界上有鬼神,一天他知道了沈婆給鬼做粥的事情,便去問沈婆,這鬼有沒有喝她煮的粥。

    沈婆慈祥的笑了笑,告訴他,每次她給鬼煮的粥都被喝光了。這張濤不信,他決定看看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這天早上,凌晨五點。天還沒亮,街上三兩個早行的人都把自己裹著嚴嚴實實,生怕自己的皮膚被深秋的風割裂。

    張濤比平時早起了一個小時,沈婆擺攤的時候,他遠遠的躲在一邊看著。

    只見沈婆,將桌子板凳從三輪車上取下擺好。然后再將咸菜白糖擺在桌子板凳上,兩鍋熱乎乎的粥放在三輪車后箱,這便算擺好了攤。

    不一會兒,便有個中年男人來到沈婆攤前點了一碗粥,張濤在一旁緊緊的盯著。沈婆從大鍋里舀了一碗粥遞給了中年男人,中南男人接到粥后便放在桌子上喝了起來。

    又連續來了幾個人在沈婆攤位上喝粥,但是見沈婆都是從大鍋里舀粥后。張濤有些不賴煩了,他躲在角落里,又冷又餓。他心想沒有必要跟一個大字不識的老太婆較真,于是就跑到沈婆攤前要了一碗粥,準備暖暖肚子。

    兩三下,沈婆便把一碗熱騰騰的粥從大鍋里舀了出來,遞給了張濤。端著熱粥,張濤頓時覺得暖和了許多,張濤把粥放在桌上,夾了幾筷子咸菜放進粥里。

    正要開吃,張濤突然發現沈婆從小鍋里舀了一碗粥放在了地上。張濤腦袋一震,難道鬼來了?心里激動又有些害怕。只見沈婆將粥放在了地上,不過幾秒。一條拉聳著尾巴的土狗跑了過來,三兩下便將粥舔了干凈。

    張濤有些失望,他問沈婆:“沈婆,您這小鍋里的粥不是給鬼吃的嗎,怎么被夠狗吃了呢?”

    沈婆看著張濤,笑了笑。聲音很和藹:“小孩子,別問這么多,知道太多沒好處的。”

    張濤笑著點了點頭,心里卻很鄙視沈婆,他覺得沈婆故弄玄虛。分明就是給狗做的粥,非要說給鬼做的。看了看手機,已經六點了,張濤把粥喝完,便匆匆忙忙的去了學校。

    張濤是個好奇心很嚴重的人,沒有弄明白的事情,心里總是想著。在學校的一天,他老是想著沈婆說的話,于是他決定再去觀察觀察。

    第二天凌晨五點,張濤又早早蹲在沈婆攤前不遠處。等了半個小時,終于見著沈婆從小鍋里舀了一碗粥,放在了地上。昨天那只拉聳著尾巴的土狗又跑了過來,三兩下將粥舔了干凈。

    張濤見土狗喝了粥便走了,于是悄悄的跟在土狗的后面,他想看看這狗跟其他狗有什么區別。

    張濤跟著狗一直走啊走,不知道走了多久,也不知道走到了哪里,張濤的注意力一直都在狗的身上,根本沒有發現周圍有什么異樣。

    又走了一會,前面起了大霧,土狗竄進了霧里。張濤也跟著走了進去,穿過了霧層,張濤發現自己走到了一條街道上,天還是黑漆漆的,街道兩邊的路燈非常的昏暗,土狗已經不見了蹤跡。

    張濤看了看手機,已經早上七點,這時候天色應該已經亮了起來,而這個街道卻像夜晚一樣。張濤覺得有些害怕,他左顧右盼也沒有發現一個行人。

    于是張濤漫無目的的向前走,想碰見人問一問路。走了不多遠,張濤看見前面有個熟悉的攤位,一個駝背的老太婆正在攤位后面舀著鍋里的粥。

    是沈婆。張濤看見沈婆懸著的心放下了,張濤來到沈婆的攤前,問沈婆要了碗粥。只見沈婆從小鍋里舀了一碗粥遞給張濤。

    張濤疑惑的問道:“沈婆你這小鍋里的粥不是給鬼喝的嗎?”

    沈婆笑了笑,沒有回答。這時候,又來了一個二十來歲的青年人要了碗粥。張濤看見青年的側身,一身賽車服,金黃的頭發,很炫酷。

    沈婆從小鍋里舀了一碗粥遞給了黃毛青年,黃毛青年端著粥坐在了張濤旁邊。

    黃毛看了一眼張濤,陰陽怪氣的道:“小弟弟,看你年紀輕輕的身上也沒傷痕啊,吃藥死的吧。”

    張濤一聽,火了,哪有人一見面就說別人死的。他正想著罵回來,偏過頭一看,黃毛左邊的臉已經爛得不像樣子,左側的身子像是被什么壓扁了一樣,就是一團爛肉。

    黃毛的右臉露出微笑到:“小弟弟,看來你剛剛死,還不知道自己死了呢。”

    張濤嚇得往后面連滾帶爬跑掉了,直到看不見沈婆的攤位。緩過神來,張濤看了看四周,兩邊陰森的房子,窗戶黑漆漆的,格外的恐怖。定了定心神,張濤又來到了沈婆的攤位前,張濤知道,只有她才能解釋這一切。

    沈婆看見張濤,也不說話,自顧自的收拾桌上的碗筷。

    張濤問沈婆:“沈婆,這里是什么地方,為什么一條街我都不認識。”

    “小伙子,這里是陰間,你已經死了,變成了鬼。”

    張濤不可置信:“那你為什么還煮兩鍋粥,小鍋的是給鬼喝的,大鍋不是給人喝的嗎,這陰間也有人來喝粥嗎?”

    沈婆笑了笑:“誰說這大鍋的是給人喝的,還有,我不叫沈婆,諾!你看看。”

    順著沈婆手指的方向,張濤看見了一塊招牌,招牌上寫著三個字—孟婆湯。

    孟婆從大鍋里舀了一碗湯,遞給了張濤:“小伙子,喝了它快過前面那座橋吧。”

    張濤接過碗,顫顫巍巍的喝了下去,喝完以后,順著孟婆指的方向,張濤走到了一座橋前面,橋邊立著一塊碑,上面寫著:奈何橋。橋的兩邊站著牛頭馬面,一些吊死鬼,水鬼等排著隊等著過橋。

    張濤排在了一個吊死鬼的后面,只見吊死鬼的舌頭伸出嘴巴垂下去一尺長,兩眼翻白流著血。

    吊死鬼看了看張濤,便問:“小伙子,你一身干干凈凈的,身上沒有外傷,也不像有病,你是怎么死的。”

    張濤便一五一十的把自己的經過說給了吊死鬼。

    吊死鬼聽了后,連忙告訴張濤,這陽間的沈婆,其實是個蠱婆,活了一百多年了,為了續命,經常用法子偷別人的命給自己續上。想必張濤的命被這沈婆的偷了,本來張濤是活人,再喝了孟婆的湯,就變成了陰陽人,要是再一過奈何橋,神仙也救不了張濤。

    正在這時,不知道誰喊了張濤一聲,張濤回頭一看,是張濤的父親,張濤眼淚一下掉了下來,撲進了父親的懷里。父親告訴張濤,張濤失蹤后,一家人到處找尋他,最后自己也傷心過度再加上身子勞累,病逝了。

    不過張濤父親到陰間后已經知道了兒子并沒有死,找尋了許久才找到兒子,張濤父親給了張濤一大把冥幣,叫張濤賄賂給牛頭馬面讓他們送張濤回到陽間。看著父親充滿愛的眼神,張濤淚如泉涌。父親最后告訴張濤,回到陽間后好好照顧媽媽。

    張濤接過錢,連忙跑到牛頭馬面前面喊冤,偷偷把錢塞進了牛頭的衣服里,哭喊說自己陽壽未盡,這牛頭馬面看了看張濤,確實陽壽未盡,再摸了摸懷里厚厚的一疊錢,相視一笑,便把張濤送回了陽間。

    張濤回到了陽間,來到了自己家中。發現門鎖換了,便敲了敲門。一開門,張濤變看見了自己的母親,但是母親似乎老了十幾歲,已經滿頭白發。張濤母親看見張濤,楞了十幾秒鐘后,一下抱住張濤哇哇大哭起來。

    原來,張濤在這陰間走了一趟,陽間便過了十年。

    聽說,張濤回來的這一天,身子骨很硬朗的沈婆突然暴斃,尸體也變得格外的蒼老,皮膚干癟得像是古墓里的干尸......(完)

    本故事獨家授權【鬼姐姐】網站發布,更多免費鬼故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鬼姐姐】

    超人氣吐血推薦,人氣指數:★★★★★★★

    山醫相命卜

    紅妝鬼妻

    作者:乄松標簽:最恐怖鬼故事民間鬼故事

    嬰兒娃娃<< 上一篇鬼故事短篇超嚇人下一篇 >>電風扇

    • 123.12.58.*說:
      父愛真偉大!強強強2018-10-07 10:22

    • 113.247.0.*說:
      嗯,寫得挺好2018-09-29 15:31

    • 124.224.142.*說:
      不錯2018-09-20 18:49

    • 36.157.156.*說:
      把迷信故事中的孟婆給改了2018-09-19 19:24

    • 182.240.140.*說:
      不怎么恐怖,像穿越小說2018-09-18 22:24

    • 60.191.72.*說:
      這故事還不錯2018-09-18 16:09182.240.140.* 回復 60.191.72.* :沒錯,我還以為沈婆是好人呢!
      2018-09-18 22:26

      113.247.0.* 回復 60.191.72.* :嗯,確實
      2018-09-29 16:14

    • 183.192.45.*說:
      故事很好,沈婆也是壞啊!2018-09-16 10:33221.192.179.* 回復 183.192.45.* :可惡的東西
      2018-09-17 23:30

    • 180.102.148.*說:
      挺嚇人的哦2018-09-15 21:32

    北京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