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iv id="24sas"></div>
  • 櫥中冤魂

    鬼姐姐櫥中冤魂
    櫥中冤魂作者:暗夜有燈更新時間:2018-09-12 22:11:00字數:6533

    秋日的傍晚,乍冷微寒。就連遠處天邊那最后的一縷落霞,也早早躲入了黑暗中,不敢再探出頭。

    遠離鬧市的城郊,一處潮濕,骯臟的窄巷中,一個女人正疾步走在那里,腳下的高跟鞋與地面頻繁接觸而不停發出急促的“蹬,蹬”聲。

    終于,到了巷道的盡頭,那個女人停下了腳步,伸手對著巷尾處一扇漆黑的門用力拍打著,口中叫道:“阿月,阿月,你在家嗎?開門啊,阿月……”,然而,門內并沒有人回應她。

    那個女人很失望,轉身正要離開。突然,一縷若有若無的奇怪味道從門縫中溢了出來,鉆進了她的鼻腔。

    女人心下一緊,一種不祥的感覺突然涌上她的腦中。她忙從身上的挎包里掏出手機,借著手機發出的微弱光線,撥打了墻上小廣告上印的電話號碼,那是開鎖匠的號碼。

    不大會功夫,一個鎖匠就騎著電動車趕到了這里。門上的鎖是過去那種老式的暗鎖,沒費多大勁,那個鎖匠就弄開了鎖眼,然后拿著女人遞來的錢騎上車飛快地離去了。像干他們這一行的人,才不會去多管閑事呢。拿錢走人,才是上策!

    女人輕輕推開門,走進了屋內。出乎她的意料,屋里非常干凈整潔,像是有人剛剛打掃過。

    “阿月一定在家,要不房間里怎么會這樣干凈!”女人在心中暗忖道。

    就在這時,屋角處突然響起了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像是有人在用手指抓撓木頭所發出的那種響動。

    女人聞聲往那邊望去,發覺聲響是從立在屋角那里的大衣柜里發出來的。“難道是阿月在柜里整理衣服?”女人這樣想到,然后便往衣柜那里走去。

    她一邊走一邊對著衣柜那里說道:“阿月,你還在那里整理什么衣服啊?這幾天你怎么回事啊,班不上,打你電話也不接,大姐頭都生氣了啊!快點出來,跟我去上班!”說話間,她已走到近前,一把拉開了衣柜……

    霎時間,女人仿佛是看到了某種讓她驚恐至極的東西,面色由紅轉白,繼而又如草紙般萎黃無比,雙目圓睜往外暴出,牙齒在嘴中像是不受控制般不停的上下打顫,“咔,咔”作響……

    此刻,她想喊卻喊不出聲,喉間像是被硬物卡住了似的,噎得她透不過氣來。幾秒鐘后,魂魄似乎才重新回到她的身上,她慢慢轉過身去,跌跌撞撞地奔出門外,這才從口中發出一聲殺雞般的凄厲叫聲:“死人了,快來人啊,這里死人了……”。

    二十分鐘后,一聲尖銳的警笛聲劃破了天際,驚得巷中的野貓野狗們慌不擇路,四處逃竄。

    當刑警隊的羅隊長踏進案發現場的那一剎那,一種說不上來的奇怪感覺當即就襲上他的心頭。這個屋子里太干凈了,干凈到根本不像有人住過的樣子,像是被人刻意地清理過。

    清爽的地面,素凈的沙發,一塵不染地家具,一切都干凈地可怕。但,細思極恐。

    這本是一處女人住的屋子,但桌上卻連一樣化妝品都沒有;睡覺的床上,居然沒有床單;還有那個衣櫥,里面沒有一件衣服,只有一個人,一個赤裸著身子,通體慘白的女人……

    只見她蜷縮在衣櫥里面,靜靜地倚靠著壁角。她閉著眼睛,長而濃密的睫毛搭了下來,似乎是睡熟了一般。對,她永遠都不會再醒過來了……

    現場的勘察結果很快出來了,死者年齡在三十歲上下,死亡時間約在一周之前。案發現場后被人仔細地清理過,這一點和羅隊設想的一樣。而且現在除了證實該名受害者是被人捂死后塞進衣櫥里之外,在現場就再也找不到與此案有關的任何線索。至于此案的報案人,因為受到了強烈的刺激,現在仍在醫院里急救。

    當羅隊帶著刑警趕到醫院里時,那名報案人的情況已略有好轉。但她因驚嚇過度,說話還是有些語無倫次。

    羅隊看著報案人那張鋪滿厚重粉底的臉,以及她那身散發著濃重風塵味道的衣服,心下透亮,明白她的身份可能是個坐臺小姐。

    果不出其然,報案人用顫抖的嗓音告訴羅隊,她和衣櫥里發現的那名死者都是同一家夜總會的小姐。死者名叫阿月,三十出頭,外地人。平日在夜總會里她和報案人走得很近,關系也很要好。

    但是最近一個多星期以來,阿月不知怎么回事,竟沒去夜總會上班,電話也打不通。夜總會的大姐頭很生氣,就讓報案人去阿月租的房子那去找她,警告她如果再不來上班,那么以后就都不要來了。

    于是,報案人今天就按照大姐頭的指示,乘上班前的這段時間來到受害人的住處找她。沒曾想,人是找到了,但找到的只是她那具已經開始微微腐爛,散發著臭味的尸身……

    說到這,躺在病床上那個久經風塵的女人眼中再次露出驚恐的神色。直到現在,她的眼前依然晃動著衣櫥門被拉開的那一瞬間所看到的,自己的好姐妹那具早已氣息全無的青白色的,僵板身體……

    隨后,羅隊帶著幾名偵查員來到了阿月生前工作過的那家夜總會,找到了夜總會的媽咪以及在里面上班的“工作人員”。隨著偵查的深入,一個名叫孫宏的男人走進了警方的視線。

    據夜總會里的小姐們反映,孫宏經常來這家夜總會玩,而且特別喜歡點阿月的臺。他出手很大方,每次給阿月的小費都很多。為此,阿月沒少在夜總會這些姐妹們面前炫耀。

    這時,有一個小姐向羅隊幾人反映了一個重要的情況。某天上班在更衣室換衣服時,這個小姐看見阿月背后有多處淤紫的瘢痕,很是嚇人,于是就問阿月那是怎么回事。

    阿月隨口告訴她,是孫宏弄的,他那個人在床上有怪癖,這點令她非常反感。要不是看在他每次給的錢不算少的份上,她早都不想伺候他了。

    聽完這名小姐的講述,羅隊和旁邊的幾名警員相互對了下眼神,接著他便在記錄本上“刷,刷”寫了起來。

    隨后,并沒有費多少周折,羅隊他們就找到了那名叫孫宏的男人,并對其進行依法傳訊。

    警局,審訊室內,孫宏大喇喇地坐在刑偵人員的對面,一臉的滿不在乎。

    天花板上的燈泡發出炙眼的強光,將孫宏鼻梁上那副金邊眼鏡照得灼灼生輝。

    作者寄語:哪怕只是做一只小小的螢火蟲,也要在黑暗中發著屬于自己的光!


    123下一頁

    作者:暗夜有燈標簽:最恐怖鬼故事靈異鬼故事真實鬼故事

    通靈者游戲<< 上一篇鬼故事短篇超嚇人下一篇 >>白雪生白狐

    • wingne說:
      那個警官不是想到了恢復原狀嗎?我還以為那個魂魄是找人假扮,嚇嚇他,讓他說出真相呢2018-09-14 16:03暗夜有燈 回復 wingne 憨笑憨笑玫瑰
      2018-09-22 03:20

    北京十一选五走势图